kattn save the world

无病无灾

途中信札

别了,但你会和我/在一起,你会走进/循环于我血管中的一滴血里,或在外面,一个让我脸颊发热的吻,或者一条在我腰间的火腰带。
我的爱人,请接收/这涌自我生命的伟大的爱,它在你身上找不到领土,仿佛探险者迷失于/面包和蜂蜜的岛屿。
我在暴雨后/找到你,雨洗净了空气,在水中/你甜美的脚像鱼一样闪闪发光。

亲爱的,我奔赴战斗。


我将在地上为你挖一个洞,那儿,你的船长/将等着你,床上铺满鲜花。
我的可人儿,别再想/那痛苦,它像一道磷光/横过我们之间,也许在我们身上留下烙印。和平也已到临,因为我返回/我的土地战斗,而由于我有一颗完整的心,里面有你给我的永恒的/血,且由于/我有/印满你赤裸形体的我的两只手,请看我,请看我,看我粲然地航过海,看我航过夜,那海与夜是你的一双眼睛。
我离去时并没有离开你:我的土地就是你的土地,我要征服它,不只是为了送给你,也要送给所有的人,送给我所有的同胞。
有一天,盗贼会跑出他的巢穴。侵略者会被赶走。所有生命的果实/会在曾经熟习火药的/我的手上生长出。
我会知道如何轻触新生的花朵/因为你教给我温柔。
我亲爱的可人儿,你会来与我一起去战斗肉搏,因为你的吻像一面面红旗/住在我心,而如果我倒下了,不只/大地会覆盖我,你带给我且在我血液中循环涌动的/这伟大的爱也会。
你会来与我一起,在那一刻,我等候你,在那一刻,在每一刻,在每一刻,我等候你,当可恨的悲伤前来/敲你的门,告诉它,我在等候你,当寂寞要你换掉/写有我名字的戒指,告诉寂寞来跟我谈,告诉它,我不得不离开/因为我是一名士兵,告诉它此刻我在何处,在雨中或/火中,我的爱人,我等候你。
我等候你,在最恶劣的沙漠,在盛开的柠檬树旁,在每一个有生命的地方,在春天诞生之处,我的爱人,我等候你。
当他们告诉你“那个人/并不爱你”,请记得/我的脚在那夜里多么孤单,它们寻找/我所爱的那双甜美的小脚。
亲爱的,当他们告诉你/我已经把你忘了,哪怕是/出自我口,当我这样说时,请别信我,有谁,有何方法,能将/你割离我心,又有谁能收受/我的血/当我鲜血淋漓走向你?
但我仍然无法/忘记我的同胞。我要在每一条街上,每块石头的后面战斗。你的爱情也会帮助我:它是一朵闭合的花/不断地以其芬芳充实我,在我体内像一颗巨大的星星/突然绽放。

我的爱人,这是夜。

黑色的水,沉睡的/世界围绕着我。黎明很快会到来,而此际我写这么多/是为了告诉你:“我爱你。”/告诉你“我爱你”,请照料,洁净,鼓舞,护卫/我们的爱情,亲爱的。
我把它留给你,就像留给你/一把含着种子的泥土。生命将从我们的爱情诞生。他们将从我们的爱情啜饮水。
也许有一天/一个男人/和一个女人,一如/我们,将触摸这爱情,而它仍然有力量/灼烧那触摸它的手。我们是谁?那有什么要紧?他们将触摸这火,而这火,我的可人儿啊,将说出你简单的名字/以及我的,唯有你/知道的名字,因为这世上/唯有你一人知道/我是谁,因为没有人能如你的,如你的一只手那样地了解我,因为没有人/知道我的心如何/燃烧,何时燃烧:只有/你棕色的大眼睛知道,你宽阔的嘴巴,你的皮肤,你的乳房,你的肚子,你的心肠,以及被我唤醒,以便/持续歌唱直至生命/尽头的你的灵魂。

亲爱的,我等候你。别了,亲爱的,我等候你。亲爱,亲爱的,我等候你。

这封信如是结束,全无悲伤:
我的脚坚立于地上,我的手在途中写这信札,在生命途中,我将/永远/与朋友同在,面对敌人,我的嘴含着你的名字/和一个永不会与/你的嘴分离的吻。

从我帮助莉拉重新定义那副广告,到莉拉买给我两包全新的课本,我眼泪怎么也止不住,我一直在流泪,我不知道问题在哪里。

在看《琅琊榜》的时候,我虽是王凯的粉丝,整日地跟卷子聊着靖王林殊蔺晨,可看剧的时候最心疼的始终是萧,总可怜他那么温柔包容的一个人,一个善良的,被两家挣着疼爱的孩子,竟然一夜之间无家可回。陈年往事加之于身,被缠裹进父辈的恩怨里,实在可怜。城外孤亭里,林殊看着他离开金陵城,儿时好友来送,却再也说不出玩笑的话,连问一句是否还回来都无法开口。
后来想想,又觉得萧最幸运。虽然被揭开伤口推进现实,可毕竟他有大段的时光,反而最痛苦的大概是林殊,那时候所有人都在心疼苏哥哥我反而觉得他好友围绕,也没那么可怜)现在想来,过早地知晓事实,心里一直存着这件事,还要拿它去算计别人,而且是叫他哥哥的人,这的确是最残忍的。
你当过哥哥姐姐吗?你是不是理解,保护疼爱弟弟妹妹的那些感受,那是很神奇的一种感觉,除非你有兄弟姐妹,否则决计不会明白的一种家长般的感受。
可生活继续,他们终有不得不成长不得不面对现实的时候,那刻到来之前,你心里只有暴雨将至的压抑和担忧,那眉头是舒不开的。
太入戏的人写不了小说,你不冷静,就跳不出来,那是无法展现故事的全貌的。

除了大白越看越傻,我团全员都跟打了鸡血一样,当然,我觉得唱这首时大仓跟苏老师简直是磕了药,苏老师眼睛都唱红了。
我应该是在15年的时候给郭亚茹讲了这首歌。她问我记不记得当时说自己最喜欢的是哪句?我其实记不清了,每一句我都狂烈地喜欢啊,首先,应该是「就像风有风的样子,为了我也能有我的样子」,但是她说不是,我又问是不是「」
她说是那句「对于交到的第一个朋友 会毫无保留地回答一切」,啊,是这句啊。苏老师在Juke Box上唱的时候,唱到这句,捆着话筒线的苏老师转身对着团员张着手臂的样子,眼泪会忍不住。两句之后,节凑慢下来,镜头从癫狂的苏老师一秒切到闭着眼睛的正经Idol锦户亮,他唱「还有更远更远的地方,少年指向宇宙」,大仓清亮的声线给这个人和着音,旁边是缠满红线张臂对着会场上空旋转的苏老师,我觉得在这一刻,这里就是全世界最和平的地方。
说句题外话,我实在不能理解为什么大家都想看涉谷蘑菇头,小亮留刘海,我觉得男生五官不出现很没意思,盖上额头甚至眉毛,一个人的面部特征就是错误的了,尤其是男人(大概?女观眼?)所以这里非常感谢留着乱糟糟胡子的长发苏老师和大油头锦户亮,把额头露出来看到他暴着青筋的额角,纠缠到一起的眉头,这歌唱的更带感了。

表白一首歌换五次吉他的锦户亮先生和被话筒线吃的死死的苏老师

“现在在干嘛?”
“现在在房里,我的房间”
“嗯~已经睡了吗?”
“没有,在玩手机。”
“那躺下了?”
“没有,坐着,在地上。”
“为什么坐在地上?”
“嗯,顺便,就坐下了。”
“嗯,你明天,来吗?”
“明天大概是不去的。”
“喔,嗯,是有什么事吗?”
“也不是,就是,去也没什么事啊。”
“嗯,那,我可以去接你吗?我去了之后你再决定去不去。”
“啊。。”
“嗯?”
“嗯,那好吧。”
“。。天呢,为什么我总感觉你要拒绝。。。。”

想买一张巨幅yoshiki古早海报,贴在我一个人的家里

我的朋友大碗,我们简直是伴侣关系的哦。然后她读研之后变得非常忙碌,连续40个小时在医院战斗!能想象吗?所以,我们很少讲话,我经常想念她,希望她也一样想念我,但是不可能的吧,一个持续工作到没有生活的家伙我觉得联系她都是在打扰她。。哈哈。然后,关八宣布要来台湾初演,我好纠结,只想给她打电话!但是还是没有,我转发了这条微博说自己要去办护照了,大概过了三天还是五天?她评论了我,说「我也想去。。一起?」我看到这条评论的瞬间真的是,眼泪都出来了啊。。嗯,毕竟是,跟她一起喜欢上的人,跟她一起疯狂过的事,两个人都没有办法想象自己一个人看他们的演唱会是什么感觉吧。所以我回复她“没有你的话就变成孤独之旅了”然后又觉得好暧昧好暧昧,就又尬尬地说“啊我前几天去市里办护照结果没有带身份证这两天还要再去。。”。。无法想象

读时常常纳罕,像李德林这样的人会被一个女人逼成这样?看了后记反而更澎湃了,是啊,现实往往比小说更匪夷所思。这部作品最大的好处,大概就是它带给我的反思,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是一个河南人,或者我从小听爷爷爸爸说豫剧,河南人那种顾及面子,外粗内细,凡是面面俱到让我更能理解书中人物的遭遇和心境。李佩甫写官场,写农民,可场面背后是人心,人心这个东西。人生短短几十年,谁能真把自己摘干净?那些可叹的事可叹的人,不过是随波逐流罢了。

我一直觉得,你看一个作者,你不读他三本以上的书,是没有发言权的。我曾经把周作人自编文集集齐,不过我只看了三分之二大概,剩下的都是偶尔翻翻,全套43本差一本《雨天的书》。我很喜欢鲁迅,但是我不记得哪里看到的,说在他们的年代,周作人是比他兄长周树人更有名望的,大概是想知道当时的青年人在想什么被什么吸引注目,我更想看一看周作人。当然,这都是因为我的楼诚,我总结对自己有影响的二三事,得了一个结论,但凡令我一再咦吁感叹念念不忘的东西,最初的契机,多半是CP,这也是一个腐女的自我修炼吧,你得为你萌的CP做更多的事啊,这做更多的事的第一步,就是你得努力设身处地。

什么是喜欢一个人啊,就是你他娘的看到个枯树枝子,也想给他发条微信:独爱冬日的苍木穹枝